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

 

方山洞玄观

发布时间: 2018-08-01 |来源: 中国网《道家文化》 |作者: 李凤森 |责任编辑: 君君

方山洞玄观座落的方山位于江苏南京市江宁大学城西南方向、与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一路之隔。海拔208米,为华东地区唯一的火山地貌区。

民间流传,远古时方山地区是一片大海,海龙王有九个王子,十分顽皮,搅得水府、天界都不得安宁。玉帝把他们抓住,关在一个玉匣里,交由太白金星看管。这九位龙子被关得不耐烦,在匣中喧闹不已。太白金星只好带着匣子去找玉帝,途中不慎,跌落人间,成为今日的方山。九位龙子变成了方山周围的九个山岭,围绕着方山。

早在3100年前黄河流域的部族首领古公太父的儿子太伯和中庸来到江宁天印山(今方山),当时江宁一带的原始森林里遍地鳄鱼、螃蟹,人们过着纯朴的原始生活,太伯的到来带来了黄河流域先进的农耕技术,带领江宁百姓过上了富足的农耕生活,于是方山百姓推举太伯为王。也许太伯奔吴的故事已为大家熟知,但是3100年前方山的开国大典恐怕就鲜为人知了。江宁方山先民尊吴太伯为首领,建立了吴国。

它是传说中南京第一个被人工改造过的山,秦始皇凿山通淮泄王气,晋宋时人就认为是在这儿。传说往往是历史的影子,方山至少在东吴——六朝的第一个朝代,就被纳入“誓把山河重安排”的宏大工程之中。

南京被定为一国之都,作为中枢,它需要一个能顺畅联结王朝各个部分的交通体系。南人以舟为车,水路交通自然是首选。南京向北,有天堑长江,同时也是黄金水道,再向北有邗沟和巢湖两条水路,一东一西沟通江淮;南京向南,则是水路交通的薄弱环节,金陵地势高于三吴的太湖流域,没有河流通航。通过人工改造,将南京与太湖水系的河道串连成线,成为弥补天然缺陷的唯一选择。吴人把工程起名为“破岗渎”,这个是真正的凿山断垄。方山是破岗渎的终点,山南筑有方山埭。埭就是横截河道的土坝。破岗渎中间高,两头低,要通过沿途上下十四埭,太湖船才能层层抬升至句容,再下航方山,经秦淮河入城,最后走运渎入吴宫。

过埭时,用牛牵绳引船,要缴牛埭税,有点像现在的高速公路收费站,在方山设有津主一人负责管理。所以古人相送,关系近、感情好的也就送到方山,由于方山距城有四十里,大多还要住一晚才依依惜别。迎来送往,客货中转,方山便热闹起来。

相传,晋元帝时,南京老百姓因为大官张廷尉私建大门侵占民宅,到处打官司无人敢理,后来听说另一个高官贺司空出城,便跑到方山拦住他告状,张廷尉吓坏了,赶紧拆掉大门,还亲自去方山请罪。晋成帝逝世,名士阮裕自会稽晋京,千里赴丧,不见京中名流,事毕就打道回府,众人齐追至方山,不及而返。这两件事都记在《世说新语》里,所以方山津是东南方向出入京城的必经之地,与著名的石头津南北相对。

过往的人多了,方山之奇便为人所注意,六朝人又爱山水泉林之幽隐。元嘉末,尚书令何尚之辞官后即僦居方山,还写了《退居赋》以明其志。

后来的朱洪武,晚年也动过方山的心思,“命户部于正阳门外距板桥五里度地,自牛首山接方山,西傍河涯为上林苑,户部为图以进,寻以妨民业止之。”

方山的繁荣与南京的地位休戚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隋文帝统一南北后,对南京做了两件坏事。一件是六朝台城平荡为农田;还有一件才是真正的“辣手摧花”,废弃破岗渎,南京从此像被人挑了筋,切断了与三吴腹心之地的紧密联系。后来南唐建国,因为太湖一带基本为吴越控制,东南水路依旧不通。南宋初年,金兀术就为这个吃了大亏,他领着载满财货的船队从江南返回时,只能绕道镇江,结果困在到处都是芦苇、港汊的黄天荡,差点被韩世忠包了饺子。到了朱元璋,破岗渎已经无法恢复,只好在溧水另开胭脂河,才解决与苏南的交通难题。

方山也留下了抗日战争初期的国军地下工事。当时,保卫南京的外廓阵地在江宁镇、牛首山、方山、淳化镇、汤山、龙潭一线,形成东南向的弧线,由永久性钢筋混凝土工事、铁丝网、防战车战壕等组成。方山地区尤为坚固,地下工事出入口在山腰的尽头,居高临下,背靠绝壁,易守难攻。在1937年12月的南京保卫战期间,俞济时七十四军负责牛首山、方山、淳化一线。以秦淮河为界,方山、淳化守军为王耀武五十一师,牛首山守军为冯圣法五十八师。驻方山的是五十一师三O二团,团长程智。五十一师防区,特别是淳化为日军重点攻击区域。据参战日军评价,淳化一带工事极为坚固,但配备兵力极少,日军“伤亡不断,最后连前进都很困难了”。当时淳化守军仅为三O一团,对抗的却是吉住良辅第九师团的三个联队及机械化部队,以步兵、炮兵、坦克、工兵、飞机协同的立体作战。三O一团血战三日,团长纪鸿儒以下伤亡一千四百余人,没有后退一步,后因邻近的汤水(今汤山)失守,被迫奉令撤退。方山在淳化之西,当面之敌为日军一一四师团的奥旅团(一二八旅团),奥少将先进至方山东北,后又转回秦淮河西岸的师团主力方面,绕来绕去始终没敢直接攻坚。程智后来在收复南京城西南赛公桥(今赛虹桥)的战斗中阵亡。五十一师在南京保卫战中共计伤亡七千八百余人,四个团长一死三伤,其中三O五团团长张灵甫是在支援淳化的战斗中负重伤,三O六团团长邱维达是在中华门以西的城墙上负伤。

方山洞玄观的昨天、今天、明天:方山素来是一座宗教名山,千百年来为佛道两教竞相开发。尤其是道教,因为开教祖师“二葛三张”中的葛玄首创洞玄观于山南,葛洪后来又在此隐修,故有特殊地位。

据有关史料记载:早在秦始皇时,有善望气的道士称,“五百年后金陵有天子气”。于是秦始皇东游“以厌当之”,改金陵为秣陵,即阻断秦淮河水流向,以坏金陵风水(秦淮河名即因秦始皇而来)-《景定建康志》。而“帝王气”聚方山,秦始皇选择凿方山“断其气”。《舆地记》记载了此事,“今方山石硊,是其所断之处。淮水之流,经其下焉。”与此同时,秦始皇还亲登祖龙顶,“执‘驱山铎’鞭方山、碎天印、断石垄,以泄王气”。如今环绕南京城,天下闻名的秦淮河,即因当年秦始皇为破金陵王气、凿通方山引淮水入南京而得名。至东晋时,道教开教祖师“二葛三张”中的葛玄首创洞玄观于方山山南,这是江东最早的道教宫观。以后东晋道教理论家、炼丹术家、医药学家葛洪也曾来方山,用葛玄亲建的洗药池等物继续炼丹修道。葛洪还留下一首描写洗药池的诗:“洞阴冷冷,风珮清清。仙居永刼,花木长荣。”南朝宋时,陆修静于方山筑崇虚馆参研道经,以致最终完成对南天师道的改革,成为一代道教宗师。到唐贞观六年,还并栖岩观于方山洞玄观,扩大了它的规模。宋代杨修有《洞玄观》诗:“葛玄功行满三千,白日骖鸾上碧天。留得旧时坛宇在,后人方信有神仙。”明时,洞玄观属朝天宫管辖。正统十二年,曾受赐《道藏》一部。民国时衰落,是全国历史最悠久的道观之一。据传古洞玄观全盛时有一宫、三观、六殿、九台、十八堂。1800年过去了,葛玄在方山所用煮药铛、药臼等今已难觅,但洞玄观遗址、炼丹井、洗药池尚存。在方山南麓的方山大庙也为古洞玄观的一部分,它的原形已经不存,现只留下几间小庙宇和大片荒草洼地。据说方山大庙全盛时有99间庙宇殿堂。而佛教的开发则晚于道教,除南朝居士、僧侣的隐居,可考的最早寺庙当在宋代。最有名的是南宋时由钟山迁来的六朝名刹定林寺,屡毁屡建,历经坎坷,旧迹唯存八百年的定林寺斜塔。

此外,方山地区还有郊坛、东霞寺、祖龙顶、石龙池、仙人床、仙人棋、天印湖、龙藏浦等一系列人文,生态景观。其中仙人床、仙人棋位于方山顶上。相传在石龙池旁有两仙人对弈,有一樵夫在旁观棋,一局终结,樵夫斧柄已朽,回村后,村人已不认识,原来“洞中方一刻,世间越百年”,现只留下仙人床、仙人棋。

方山的泉水是品茗的佳物,明代人在《金陵琐事》中记了金陵二十四处可烹茶的名泉,方山以八卦泉、葛仙翁丹井独占两席。

为了充分挖掘方山丰富历史文化的旅游资源,同时满足南京地区广大道教信众的宗教需要,即填补了长期以来本地区没有固定的道教诚博娱乐场所的空白。南京市江宁区人大常委会社会事业工作委员会向区人大提出的建议中指出:“在重点突破上,要着重加快方山火山地质公园和方山洞玄观道教宫观建设的审批工作,充分利用它的山水资源和名胜古迹。”

南京市方山洞玄观修复工作是于2008年开始启动的,先后经省、市宗教部门批准,江宁区民宗局、科学园、文物主管部门、规划部门等联动协调,划定了建设用地,审批了相关手续,办理了《宗教诚博娱乐场所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审定了复建方案,并由省道协副会长孙敏财道长牵头主持,设计具体规划建设方案,落实修复工程赞助商和启动资金,于2012年正式实施了对方山洞玄观的全面复建工作。至目前该观已建成灵官殿、葛玄殿、太元宝殿、三清殿、南京道教文化陈列馆、食堂、办公楼、寮房等殿堂房屋,并在2016年举办了隆重的神像开光仪式。(李凤森整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