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东岳庙_道家文化

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

 

淮安东岳庙

发布时间: 2018-08-01 |来源: 中国网《道家文化》 |作者: 李凤森 |责任编辑: 君君

淮安东岳庙位于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淮城镇岳庙东街,是淮安仅存的千年道教古庙。现为淮安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也是目前淮安市历史最久规模最大的一处道教诚博娱乐场所。

据清同治《重修山阳县志》载:东岳庙“相传为唐代建”,“元泰定年间曾加修葺,其后正殿两庑岁久日颓坏”(明刘复《重修东岳庙碑记》),“明永乐中都指挥施文重修,宣德中平江伯陈瑄(字彦纯,合肥人,永乐初以平江伯守淮安,督漕运)修,成化中知府杨昶(仁和人)……增修,咸丰元年复修”(同治《重修山阳县志》),“光绪三十年邑人周鹏举、丁赐第等请款重修”(民国《续纂山阳县志》)。1996年淮安市人民政府遵照宗教信仰自由的原则,由经委、宗教局牵头,经各方捐款,对东岳庙进行了部分维修,2006年初,正式作为宗教诚博娱乐场所对外开放。

历史上的东岳庙占地面积20余亩,有房屋百余间,由前殿、乐楼、东岳大殿、玉皇大殿及娘娘殿等主殿及附房组合而成。山门外有影壁旗杆和一对大石狮,山门内便是前殿,原前殿大门与东西群房不在一条线上,向北移4—5米,由前殿山头墙角砌八字墙与东西群房相接。前殿东西间各置木栅栏,栅栏后为神台,神台上各塑像五尊俗称“十帅”,东为秦武安君白起,汉淮阴侯韩信,蜀丞相诸葛亮,唐尚书右仆射卫国公李靖,司空英国公李绩,西为汉太子少傅张良,齐大司马田穰苴、吴将军孙武,魏西河守吴起,燕昌国君乐毅。

走出前殿,即见大石狮一对立于院中,再向前就是乐楼,飞檐翘角,同蝴蝶形状相似,其下层除四角用砖砌,南北东西皆通行无阻,称为过街楼。正楼是庆贺东岳大帝生辰演戏的戏台,东西为钟鼓楼,离前殿不远,东西各有廓房十间,东边塑有十殿阎君、判官;西边塑有阴曹十司及刀山、火海、锯解、奈河桥、血污池、恶狗庄……。

乐楼以东、十殿之北有门通东院,内有清书科、道士住宅、文武殿、雷神殿,岳楼以西十司之北有门通西院,内有财神殿、老君殿等,还有大面积空地。

走出前殿向北约30米,便来到大殿,又称东岳殿,为宋代石础,明代风格,东西宽12.5米,南北进深15.5米,檐高为4米,其殿建筑为明三暗五,深亦五间整个殿堂雕梁画栋,显得十分威严圣洁,殿正中上方高悬一块“天齐仁圣大帝”金匾,人们称黄飞虎为“天齐老爷”,一直流传至今。“天齐老爷”是历代老百姓对杀富济贫,为百姓谋生存的人们的敬仰,高歌他们的功德,谓之“功高天地,与日月同辉”。大殿中间塑“东岳大帝”审案判事像,即坐坛像,两旁为崇黑虎和咤叱虎的站立塑像,前有供桌、香炉,供桌前两旁有两站班塑像。大殿前有铁香炉一座,相传为明代铸造,从不生锈。

从大殿东边往北即到内宫,内宫为三间,中间塑有东岳大帝出坛像,出坛像是用于每年五月初一东岳庙会出巡用的。东岳庙会曾是淮安最大而又最热闹的庙会。西间为书房,塑有东岳大帝如意像,东间为“娘娘殿”,即太太房,有东岳夫人像、侍儿像,并有床帐被褥,一切用物应有尽有。

大殿近门处塑有马神,据民间说,抗日战争期间,日军占领淮安,一度占据东岳庙,日军军官用马鞭打掉了马神的鞭子,很为得意。不久,日军的马相继病死了不少。当时人们都说:“这是遭神惩罚的。”这个传说反映了人民对日寇的憎恨。

大殿的北边是“玉皇殿”,玉皇殿整个殿堂雕梁画栋,殿正中供玉皇大帝神像,十分威严。玉皇殿的柱子上有一副距今已一百多年仍清晰可见的楹联,曰:“尔知上帝至公,善者降祥,恶者降殃,喜看到头全报应;我本直言不讳,有过自新,无过自勉,须当援手好扶持”。这副楹联的上方有“乙巳年癸未月”几个小字,楹联下方的几个小字已看不清,经查对,“乙巳年癸未月”是公元1905年6月(光绪三十一年),而光绪三十年(1904年)邑人周鹏举丁赐第等请款重修了东岳庙。由此可知,这副楹联是在庙宇修好后书写的,至于它出自谁手目前无法查清。这副楹联语句精练,内涵深刻,劝世扬善,耐人寻味,发人深省,融入生活,能使一些信徒和游人观赏后得到启发,让人警醒。

1996年和2009年,千年道教圣地东岳庙经两次整理修缮后,面貌一新。山门是仿造茅山道院的山门重新建造的。进入山门,有两棵银杏树,经园林部门考证,树龄均千余年。东边一株为雄性,高约22米,主干直径1.6米,树围4.74米,西边一株为雌性,高约18米,主干直径0.9米,树围2.6米。关于这两棵古银杏,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1000多年前的正月初九,玉皇大帝圣诞那天凌晨,东方刚刚破晓,玉皇大帝身旁的一对金童玉女,从天空飘飘然落到东岳庙内,在前门殿与东岳殿之间的一块空地上,他们从各自衣袖中拿出一根树枝,放在手掌心上,往上面吹了一口仙气,顿时树枝变成了树苗,他们二人便将树苗随手往地上一抛,不几日,两棵银杏树郁郁葱葱,数年后,两颗树绿荫参天。令人惊奇的是,如今每年春天雄树开花落满地,金秋雌树却是果实累累。1986年7月,淮安市人民政府将此一雄一雌两棵银杏树列为古树名木加以保护,并勒石于旁。

迎门为大殿,据专家考证,大殿为宋代石础,明代风格。大殿东西宽12.5米,南北进深15.3米,檐高4米。殿中供奉“天齐仁圣大帝黄飞虎”。在大殿东侧的内宫,重塑了东岳太太像,整理了寝宫。在内宫之东为“瓊台女偠堂”,“玉京尊神厅”,“眼光娘娘堂”。

在“玉京尊神厅”的门前有一副对联,由楚州人沈香芹捐刻,张万松书。其联曰:哪里有油锅刀山苦海血河,名为锁,利为枷,长戚戚无非地狱;此处皆桃源蓬岛福田仙境,鸢自飞,鱼自跃,活泼泼自是天堂。

联语寓意深刻,告诫人们要多做好事,不要做坏事。

重建了大殿西侧的慈航堂,重塑了慈航道人像,堂两旁有对联一副:做个好人,身正心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晓仙神钦。

清理了东岳殿东侧是一口古井,人称东岳井,又称平安井,井深8米多,直径0.8米,唐代建庙前便有了这口井,虽经千年风雨,现井水依然清澈碧透,甘甜可口。

1996年修复后的住持为陆步奎道长,现任住持孙敏财道长,法号受妙,历任江苏省句容茅山道院道协副秘书长、秘书长、副会长、镇江润州道院住持等职,2006年7月在江苏省道教第三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江苏省道教协会副会长。东岳庙监院冷柏平,法号敏平。另有数名道士。

解放前,淮安县城一年当中,有好多次的迎神赛会,形式最隆重影响最大的首推东岳庙会。

每年农历五月初一日,是东岳庙的固定会期,称之为“东岳出巡”。会期前一天,从城市到乡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到庙里来进香,连达官贵人、知识分子也不例外。农村里的庄户人家,进了香,有的还留在庙里住宿,名为“宿庙”。进香的人在跪拜如仪以后,总要掏钱投到神座前的大柜里,名曰“香火钱”。进香的人有什么“申表”、“允愿”等,有的要庙祝代办手续,比所出的香火钱数字还要大。在出会时,有一种船,名曰“瘟船”,其形状与一般木船无异,当中供有“收瘟神”像,传说它有收瘟免灾的神力。在出巡时,瘟船穿插在会众大队里缓缓前进,经过街衢,两旁看会群众,争先恐后地把钱投入船内,认为这样做,可以禳灾解难,连平时一毛不拔的吝啬鬼,这时也都慷慨解囊。这是东岳老爷出巡时庙里的一项主要收入。

在东岳出巡的这一天,各行各业,都有它们自己的会,名曰“群会”。群会最盛时,多至三四十班。会的名称皆用一个“安”字作标记,另冠以一个与本行业有联系的字。例如,布业的会叫“普安”,钱业的会叫“文安”,杂货业的会叫“敬安”,粮食业的会叫“良安”,鞋业的会叫“履安”,厨业的会叫“燧安”,……每一班的会里,均有彩旗、牌灯、亭台、绸伞、香伞、钱伞①、样轿②以及乐队组成的仪仗队。晚会还装上灯彩,五光十色,迤逦前进,整个会队好象一条龙,蔚为壮观。

紧随行业群会后边的是本会,名曰“合安胜会”。本会的特色是随从“岳驾”出巡的侍从,以吏役为最多,大致说来有“中书科”、“清书科”、“红衣班”、“青衣班”、“銮仪卫”、“内侍班”、“香会”、“磕头会”、“扫帚会”……。每一班里面少的数十人,多的数百人。这些班役,皆是从允愿而来,父死子允,延续不断。他们也不全属本衙门里的差役,例如,在城的府城隍、县城隍、卫庙、都天庙等,一些比较小的下属衙门里的班役,也要前来当差应值,名曰“贴班”。为岳驾前导的班叫“挂肉香会”,班里人手提一锡炉,炉内焚着好香,炉柄上安有锋利的钩子,钩搭在提炉者手脖子的肉上,一头把柄子撑在腰间,搭钩膀子随柄伸直,锡炉离地不盈尽,排成两路纵队鱼贯前进。奇怪的是搭钩的皮肉被锡炉的重量坠长寸许,也不见出血,挂的人若无其事,看的人不禁有毛骨悚然之感。

在后面还有一架特大的青铜香炉,炉里焚着数以斤计的沉、檀、降香,经过街衢,氤氲馥郁,积久不散。等到东岳神像大轿经过时,气氛极其严肃,真正做到鸦雀无声,夹道跪满了男男女女,连抬头仰视都不敢,小孩子则都躲到门里去。地方官吏,对于这种迷信神权,劳民伤财的迎神赛会,不但不加禁止,连自身也拈香顶礼膜拜,希图得到神灵的庇佑,达到他们升官发财的目的。

东岳出巡时间,约在上午十时左右。先由庙祝“申表”请驾,即请驾出巡,收灾降福等等。焚表以后,通过发炮三响,击鼓三次,然后由地方上著名的班轿选手,把神像连同坐轿从后殿内宫抬出,名曰“出坛”,抬到前殿的庭心,绕着中间的铁鼎一周,飞速地抬出庙门。对于这八名抬轿的选手,要求很严格,必须做到步伐整齐,互相呼应,远远看去,只见大轿直线的飞驰前进,不允许有丝毫的颠簸偏斜现象。不是老手,决不敢承担这一任务。

东岳出巡的路线向来是固定的。首先在城里绕一大圈,凡是热闹街道都要经过。然后出旧城北门,穿过夹城到河下镇,从河下估衣街、花街转到河北东岳庙登坛。所谓登坛,也就是说岳帝整天出巡,不免疲劳,作为临时性的休息处所。

这座东岳庙相传是东岳大帝的行官。每年,神像登坛后,还有两件事值得一提:

(一)抢坛:在神轿即将进入河北东岳庙的时候,所有两旁观众的目光,全部集中在抬神轿的轿班身上,等着看这一抢坛的精采节目。此时,轿班八人都已预先作好准备,进入跑道,八人步伐浑然一体,像一阵旋风似的抬着神轿登上了坛位,使得观众视线,几乎都来不及跟上,真正做到了平稳、准确、迅速、利落。

(二)放告和告状:在神像登坛后,群会里执事人等,纷纷休息。这时河下镇的菜馆、饭店,生意兴隆,一批批的上会群众涌进涌出,豪炊大嚼;各种各样卖熟食的摊贩,更是到处皆是。而神前的庙祝、班役则不敢越雷池一步,同时他们还要忙着准备每年照例举行的放告仪式:首先由应值班役,肩出一面“放告牌”来,鸣锣晓谕群众,有什么人间冤抑得不到伸诉的,准许到东岳驾前来控告,谓之“告阴状”。每年此日,当放告以后,总会有一起或两起前来告状的人。这些人大都是穷苦的劳动人民,他们由于遭受到地主、官僚、资本家的迫害、剥削、欺压而发生种种冤抑,例如霸占田房产业,奸淫抢劫妇女以及凶殴毒打致伤致残甚至丢掉性命等等,这类事件即使向官府告状,也是所谓“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封建时代的法律,就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无钱无势的穷人,虽然有血海深仇,打了官司也得不到上风,怨愤无从发泄,只有来告阴状,要求冥官来替自己伸冤。凡是来告阴状的人,都是预先用黄表(即黄纸)把所受的冤枉情节写好,等到放告牌出来,就头顶黄表,口呼冤枉,奔到神座面前,跪拜祷祝,并将黄表焚化;还有当场摔碎一只大碗,表示粉身碎骨坚持到底之意。土木偶象是不能讲话的,告状的人只听着庙祝和执事的班役,在旁边捣上几句话,这一幕“告阴状”的就算是结束了。

一般群众的看会热情,是空前少有的。家家户户从许多天以前就作好打算。豪门富室的子弟,必定要做几件漂亮衣服,准备到看会这一天出出风头;就是一般贫苦家庭,东挪西借,也要为他的子女添制点;还有些人家为了看会,请亲戚、约朋友,竟有不远几十里几百里赶到淮安来看会,舟车来往,饮食征逐,这些间接耗费就更无法统计了。

在会期前两天,通衢闹市,会队必经的街道,悬灯挂彩,有些地方还高搭彩棚,作好欢迎的准备。会期前一天的下午,还有一种“演会”,是由各行各业,把他们自己的本班会执事,排列整齐,到庙会里来演一次,有如戏剧彩排一样,也是热闹非常。不过演会是此来彼住,各自为阵,不象正会那样严肃整齐,一班接着一班,连续不断地鱼贯前进。演会到了晚间,也是在各项亭、台、伞、桥的执事上,点灯结彩,鸣锣喝道地回到它自己的公所。不要等到去看正会,就是这一场预演的盛况,也就轰动全城,足够观众兴奋的了。

再谈到五月一日正式赛会的这一天,城里家家户户起得特别早,尤其是孩子们,高兴得连觉都不睡,早早换好了新的衣裳,各家各户忙赶做午饭,深怕误了看会时间。等到庙里鸣炮发鼓,后街僻巷的观众,像排山倒海地涌向街头,真是肩摩踵接,万头攒动,噪杂喧嚣的声浪震耳欲聋。凡是盛会经过的地方,两旁商店门口,大都搭起一座座的高合子,招待官绅豪富之家看会的女客。广大劳动家庭的妇女,是享受不了这种优待的。这时,叫卖副食、杂耍玩具的小贩,穿梭般地往来兜售,找寻他们的顾客。而在这一天获利最厚、销路最广的是经营香烛纸锞的商贩,香烛纸锞销售一空。等到锣声渐近,会头到来,挤在街心的观众,纷纷向两旁商店廊沿下排列,中间让开过会道路,混乱秩序,渐次宁静,大家进入了着会阶段。从会头到会尾,一排接着一班,长达数里之遥,有时最前面的会头已行入河下镇,而会尾还在城里转着。因此,看完一次会,要三、四个小时,等到班会过去,兴尽而归,人人都精疲力倦了。可是有些豪兴青年,稍事休息,又忙着准备去看晚会了。

赛会表现了劳动人民多方面的艺术天才,是值得记录的。例如,绸伞上的苏绣,绢伞上的国画,玻璃牌上的携刻,山水、人物、花鸟,都是栩栩如生。又如木工的雕刻亭台,雕工的塑造偶像,其制作雕琢的精细,真不愧为鬼斧神工。会里钱伞,县用清初顺治、康熙年代有孔的大青铜钱编制而成,重量达二百余斤。举这类钱伞的人,必须孔武有力的精壮少年,他用一只手托着伞柄,高高举起,迈着大步前进,有时还迅速地把手中伞旋转如飞,博取观众的喝采,这不仅要有硬功,还要有相当的巧劲。还有一种“十番”,由八人抬着一座满悬璎珞灯彩,雕刻精致,髹漆华丽的十番架子,由著名的音乐好手,有的站在架子里边,有的走在前面,组成一个整体的音乐队。这里边的笙、箫、管、笛、琴、瑟、琶、筝,应有尽有,合奏起来,声调悠扬,使人听了,真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感。这些都充分体现了劳动人民的艺术天才和创造能力。

历经千年风雨的东岳庙是人们歌功颂德、惩恶扬善的一个诚博娱乐场所。如今不仅是淮安道教信徒的宗教诚博娱乐场所,而且是淮安市文物保护单位,更是淮安楚州区的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多年来,在苏北一带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赞语,说:东岳庙之在淮安犹如城隍庙之在上海,夫子庙之在南京。这是对东岳庙之灵气、之影响的最好诠释。(李凤森整理)

 

 

相关文章